1. 首页 财经资讯 金融新闻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热透新闻 汽车资讯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星声星语 社会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内容

谢园逝世,记着你的笑永远的“孩子王”-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9-10 08:08   来源:未知   阅读:

  《孩子王》的纯粹,让他没了杂念

  导演李少红回忆自己和谢园最后一次合作是2018年拍摄《大宋宫词》,没想到杀青的合影竟成为最后一张照片:“听了一辈子永远不腻、永远不尽的属于我们青春记忆的段子再也没有了。”李少红说,谢园把演戏当作自己的生命,就像《孩子王》里他饰演的角色,是那个时代不朽的人物,百胜图库5588,“他是我们78级最快乐的人,他走了,痛心!”

  可一到表演课课堂上,谢园却变得很拘谨、手足无措。老师经常说他,有本事上舞台好好演。所以班里排大戏,主角都轮不上他。当时78级有个艺委会,临近毕业的时候给每位同学都起了一个电影外号,谢园叫《欢腾的小凉河》,就是因为他生活里比较活跃。

  2005年在新京报推出的“中国电影百年”系列报道中,谢园接受采访,曾谈及留校任教、被称为明星一代的北京电影学院78级同学、第五代导演等话题,贡献了不少金句。

  1994年,谢园与葛优、梁天共同成立了好来西影视策划公司,他们被称为中国内地的“喜剧三剑客”。该公司第一部参与摄制的电影,就是1994年三人主演的喜剧片《天生胆小》,谢园凭借该片获得第十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李少红

  ??北京电影学院78级同学,曾合作电影《孩子王》

  的确,谢园爱耍笔杆子。1993年他曾在《当代电影》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他叫陈凯歌》的文章,讲述了两人拍摄《孩子王》以及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故事。“戛纳,天海一色。沙子泛着金色,岸上是些宴安鸩毒的浪人。凯歌仰着脸,地中海的风把他的胡子吹得微微在抖,太阳也不似西双版纳的温柔。我忽然想起《孩子王》中的段落:‘学了很多字却不知生活是什么,什么是生活呢?就是活着,活着就得吃,就得喝,所以,这个活字,左边是三点水,右边是个舌头。’”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周慧晓婉 【编辑:房家梁】

  ??毕业时,老师给我八个字的评价,“形象一般,没有演技”。班里那么多形象比我好的同学,周里京和张丰毅,我这样的只能演叛徒。但是通过学习我认识到小人物身上有大命运,以喜剧形象示人的演员骨子里都爱人民。虽然我演的有些戏被同学打击说“自行轻贱”,但是我信念坚定,价值观正确。

  享年61岁,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仪式;曾任北京电影学院教师,78级同学陈凯歌、李少红追忆往事

  陈凯歌说过,拍《孩子王》选谢园做男一号,其实并不是觉得他就是孩子王,而是陈凯歌太喜欢谢园平时的那种状态了,喜欢说笑话,就把谢园叫来热闹热闹,因为拍戏太苦了,拍戏之余他还能说说笑话。

  谢园的代表作主要集中在上世纪80年代,1984年,他出演了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张军钊执导的电影《一个和八个》,1987年主演了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孩子王》,1988年主演了周晓文导演的电影《疯狂的代价》、滕文骥导演的电影《棋王》以及叶大鹰导演的电影《大喘气》。次年,他凭借《棋王》与《大喘气》获得第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

  ●第五代导演

  谢园1959年6月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78年,他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成为全国恢复高考后,北电招收的第一届表演系学生,与张丰毅、张铁林等成为同学,并与此后被称为“第五代导演”的张艺谋、陈凯歌、李少红等成为同届校友。

  原稿刊发于2005年6月7日

  谢园是个带给人快乐的人。我对他说,你在人前表演,得到最大快乐的是你自己,所以他是天生的演员。在云南拍《孩子王》,为了演活这个知青,他两三个月蓬着头,脸也不洗,穿着一件旧衣服不换。过年大家都回了北京,他也不走。为了活在人物里,他一个人守在景地,等大家回来。我最喜欢一张《孩子王》的法国海报,谢园从竹屋的窗里向外看出去,不知是在看什么,眼睛里满是柔情。

  陈凯歌

  我就是喝狼奶长大的

  上中学时,经常恶作剧模仿老师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第五代,也就是我们78级有这么重要。电影永远是未尽的事业,是一种非常有力量的艺术手段。四年学下来,我觉得对电影和我们这代人的认识上有质的飞跃。对我而言,作为这一代的一分子我深受其益。我今年46岁(2005年),越来越感觉自己是喝狼奶长大的,现在逐渐认识到曾经被我们践踏的价值中人是第一重要的。78级的互相感染和熏染,才使我对人和文化内在的东西更感兴趣,而不是外在的浮华的。

  梁天眼里,谢园应该当个评论家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78级同学,导演陈凯歌、李少红都追忆了与谢园合作的往事。在他们眼中,他永远都是那个爱讲段子,能给剧组带来笑声的演员。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但我眼睛近视,人家不要我,又给我退回学院了。我别想穿上那身军装,心里特别难受。其实留校是被迫的,不过也挺好。

  据悉,《大宋宫词》里谢园饰演了一位北宋天文学家。李少红称选择谢园出演,就是喜欢他的乐天派,他最喜欢和大家讲年轻时的故事和段子,每个人都很喜欢他,“我觉得谢园真的是上世纪80年代最大的明星,那时他拿奖拿到手软。但他却没有任何大明星的架子,记得有一次找他拍广告,他推辞了,他说要做一名纯粹的演员。”

  ●留校任教

  2005年,谢园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提及《孩子王》是他最满意的作品,“很有幸拍了一部最纯粹的电影《孩子王》……当年我们的真诚是一扎就疼的,我、陈凯歌导演和摄影师顾长卫的眼神都是纯粹的,没有任何杂念。”后来,谢园一个人又回到了拍摄地,“坐在云南的那个角落,马帮的铃声传来,人生在冥冥中的那一刻凝固了。而现在无论我们怎样针灸都无法触到那个穴位了。”

  2018年,梁天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提到“喜剧三剑客”,“葛优将来肯定是个艺术家,谢园是评论家,而我就是制片主任,张罗事儿的。”

  ??(他们的激情)在1994年就结束了,芝麻已经开不了那扇门了。其实这些人并不善于现在他们做的这些事情,面对市场,面对商业和消费者不应该是陈凯歌、张艺谋他们该做的事情。

  ??北京电影学院78级同学,曾合作电视剧《大宋宫词》

  记者 冯睿

  ●形象演技

  ●北电78级

  谢园逝世,记着你的笑永远的“孩子王”

  学生时代的谢园就有着很强的模仿和喜剧天赋,在清华园中学读书时,他经常模仿老师说话和讲课,有些老师遇见他都绕道而行。进入北电后,因为爱讲段子,同学都喜欢围着他。有次,老师查完宿舍后,他把全班32个同学全叫起来,所有人跟着他学邓丽君的歌,结果家属楼里扔出了砖头抗议。

  同学追忆

  北京电影学院原教师谢园于8月18日逝世,享年61岁。南京艺术学院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余泳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并透露遵照谢园家属嘱托,丧事从简,家中不设灵堂,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和追悼会及任何形式的追思会。